资本前面飞,技术后面追,元宇宙是泡沫还是未来?

  

  不过,对于后文,网友显然并不买账,要知道,根据扎克伯格的说法,Meta仅仅在元宇宙项目上的投入就高达100亿美元,真金白银地支出却只交出了这种不上不下的半成品。

  嘲讽之外,舆论也开始唱衰 Meta 的元宇宙。不少网友都认为,Meta 的元宇宙只是一个噱头,甚至断言元宇宙本身就是一个资本的骗局。

  确实,不论是扎克伯格发布的截图自拍还是 Horizon Worlds 本身的体验都不理想。Meta更名近一年,扎克伯格只交出了这么一份成绩单,Meta 的元宇宙之梦是不是没戏了?Meta 折戟,元宇宙还能是未来的风口吗?

  01

  Horizon Worlds—扎克伯格元宇宙版图的重要组成部分社交平台起家的扎克伯格在元宇宙方面的野心显然更大。扎克伯格在2022年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虚拟世界在生活的各个环节中都变得越来越重要,社交平台、娱乐、工作、教育、商业等都在发生变化。”北京依众时代COO钟铖表示,从扎克伯格的元宇宙布局来看,他确实在打造一个元宇宙时代的Facebook。

  Meta打造的Horizon元宇宙平台涉及了娱乐、办公、社交等场景。最初,Horizon包括:Horizon Worlds(元宇宙社交平台)、Horizon Venues(VR活动应用:用户可以通过Oculus等VR设备在线参与现场活动,例如竞技比赛、演唱会以及聚餐派对等活动)、Horizon Workrooms(虚拟办公平台:以企业为中心的虚拟协作平台 ,允许用户在VR环境里进行线上办公、举行工作会议,员工之间协作)和Horizon Home(虚拟家园:在Horizon Home中用户能够定制自己空间的外观内景,允许用户邀请好友访问自己的空间或一起玩VR游戏),今年五月,Meta宣布将Horizon Venues整合到Horizon Worlds中。 Horizon Worlds的前身是Facebook Horizon,其实,早在元宇宙概念爆火之前,扎克伯格就已经关注到了虚拟社交的赛道。在2019年9月的Oculus Connect 6大会上,Facebook推出了Facebook Horizon。

  但是,在近一年的时间里,这款应用都处于内测阶段。直到2020年8月,Facebook才又放出一点风声,表示将邀请更多用户进行测试。而随着Facebook正式更名为Meta,这款应用的发展也进入“大踏步”阶段,2021年12月9日,Horizon Worlds 正式向美国和加拿大18岁及以上人群发布。

  

  图源:Horizon Worlds 官网

  正式上线后,关于 Horizon Worlds 的争议声一直没有停止,包括虚拟社交中出现侵犯、虚拟化身形象设计粗糙、社交延迟等问题。舆论对于 Horizon Worlds 的评价多以负面为主。

  Meta 方也正在努力转变公众认知中的负面印象。目前,Horizon Worlds 只能通过VR头显接入,成本门槛已经劝退了一部分用户。因此,今年四月,Meta 就表示正在开发网页版,扎克伯格也透露,手机版的Horizon Worlds 将于2022年晚些时候推出。

  与此同时,Meta也正在努力迭代产品功能,增加了语音聊天控件、4英尺安全限制等功能。在Meta 的努力之下,Horizon Worlds 终于传来了一个好消息。今年2月,Meta 数据显示,Horizon Worlds 的月活用户突破了30万。

  而正当Horizon Worlds 终于准备稳步向前发展的时候,扎克伯格的一张粗糙的自拍图又令Horizon Worlds陷入了舆论的漩涡中。

  02

  Horizon Worlds 表现不佳 弊病显现此次网友对于 Horizon Worlds 的吐槽集中在其画面粗糙、画风卡通低幼化等方面。 在Horizon Worlds中,所有的虚拟化身都只有上半身,欧美网友戏谑的称之为“无腿幽灵”。VR玩家闪闪对Horizon Worlds 的虚拟化身印象非常深刻,因为“在捏人环节捏了全身的形象,我当时还以为这是Horizon Worlds 升级了,结果真正开始玩的时候就发现腿没了,只剩下身子飘在空中,还挺诡异的。”

  

  图源:Horizon Worlds 官网

  除了备受争议的“无腿幽灵”之外,Horizon Worlds 虚拟化身的形象设计也是许多玩家吐槽的重灾区。“提供的选项比较少,明显比较粗糙,和《模拟人生》相比还有较大差距。”另外,Horizon Worlds主打的社交和游戏体验也并不理想。延迟、卡顿等现象会让用户感受到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割裂感。这些问题表明,Meta在技术层面还亟需获得突破性成果。

  Horizon Worlds 想要做到传统游戏主机一样的精致画面,对VR的实时渲染能力提出了很大的要求。和2D屏幕不一样,渲染虚拟3D空间的图形计算量非常庞大,对CPU的性能要求、网络要求也非常高。从这个层面来说,用《第二人生》来拉踩 Horizon Worlds 其实并不公允。 VRChat采用了按需分配信息的方式调整画面和性能之间的矛盾:空间内只渲染一定距离的用户和画面,距离越远画面和音质越粗糙,动作可能也不会那么精细,借此来减少实时渲染的压力。 在虚拟空间的社交体验方面,底层的技术支撑就更为迫切。钟铖表示,尽管VR带来了很强的沉浸感,但同时也在放大我们的感受,因此由于技术导致的小小的延迟都会影响用户的VR体验。但是要做到流畅的社交体验,GPU微架构、图形算力、服务器网络的同步共享等技术水平都需要再提升很大的台阶。 但是,Horizon的端口对接的是Quest 2 一体机,Quest 2的性能也仅仅比骁龙845要强一点,比骁龙865就稍显逊色。在Quest 2的性能基础上,Horizon Worlds也只能在画质和体验方面做出相应的牺牲。

  除了上文提到的技术关之外,Horizon Worlds 最大的问题还在于运行规则的不完善。

  今年五月底,一名女研究员在Horizon Worlds 遭到侵犯。事实上,去年Meta陆续推出了多款VR游戏,伴生的线上性侵事件的数量就已经超过了五起。舆论开始意识到,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一样,需要明确的规则约束,这对去年才上线的Horizon Worlds 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03

  Meta 受挫,元宇宙还是风口吗?去年元宇宙概念走红资本圈后,扎克伯格急切地将Facebook更名为 Meta,高调押注元宇宙,此后就一直在重金投入。扎克伯格在探索元宇宙的过程中一直很激进。

  只是,令投资人们没想到的是,短短一年,Meta 竟然就在元宇宙相关项目上投入了100亿美元。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重金之下,成果却不尽人意。Oculus 前CTO 认为,Meta 的回报率远远低于预期。

  原本就被认为是资本自救泡沫的“元宇宙”现在也受到了 Meta 当前颓势的影响。舆论开始疑惑,元宇宙是不是不行了?

  元宇宙描摹了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钟铖表示,如果将现实世界虚拟化,并且在一个VR沉浸式场景中展现给每一个用户,这其实需要巨大的算力,而实现这一切必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也就是说,元宇宙无法一蹴而就,也无法在一年内实现重大突破。舆论在密切观察着元宇宙这个所谓的“风口”能带来什么新变化,投资人急切地关注百亿美元是否打了水漂,而扎克伯格则是想要通过元宇宙进行“自救”,拯救“老龄化”的Facebook。他们都希望能够在短期内看到元宇宙这个新兴概念的落地产品,但这个期盼和技术壁垒之间有着巨大的落差,因此,Meta 目前也只能交上这份“尽人事、听天命”的答卷。

  当然,在财政压力之下,扎克伯格也不得不放缓元宇宙的战略。职场研究机构Revelio Labs 的数据显示,Meta 在放缓 VR 岗位的招聘。此前Revelio Labs的数据就表明,今年4月至6月,行业“元宇宙”相关岗位招聘信息下降了81%。这与当下全球经济形势下滑,企业降本增效谋求生存不无联系,作为一个“吸金黑洞”,元宇宙的前期投入确实十分巨大。

  

  图源:revelio labs

  

  图源:revelio labs

  和外界的消极论断不同,业内人士表示,元宇宙人才的需求依旧很高。尽管 Meta 放缓了招聘节奏,但其它科技公司在争相填补空缺。

  而这些大厂出手也非常阔绰,有媒体报道,普通应届生如果契合元宇宙岗位要求,薪资能达到40万-50万元左右,具有10年经验的资深工程师薪资高达100万-200万元,对于特别优秀的人才,企业也能开出400万-500万元的高薪。

  美国罗杰斯教授提出了著名的创新扩散理论。罗吉斯认为,创新是一种被视为新颖的观念、实践或事物,而人们对于新事物的态度有明显的差别,每一个全新的领域都有为数不多的先驱和早期采用者,大多数人在前期都是采取的观望态度。元宇宙作为一个新概念在走向大众化的过程中,也不免要经历被质疑的过程,而至于它未来的走向,我们也只能交给时间去回答。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